document.write('
')

造车三十载已成千亿巨头长城汽车生死自问谋求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19日 21:41:21   作者: 明星八卦网

  造车三十载已成千亿巨头长城汽车生死自问谋求新破局

  延城/文

  979

  2020-07-20

  在中国汽车工业版图中,河北省保定市既没有什么历史底蕴,也不占据什么地域优势,但这座冀中小城却已成为中国汽车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作为民营车企三巨头之一长城汽车的大本营,在过去三十年间,全国最畅销的皮卡、SUV和新兴豪华汽车品牌从保定诞生,使其平添了一份传奇的色彩,而长城汽车的造车往事也已成为中国汽车发展的特色样本。

  当2018年7月长城汽车和宝马正式签署“光束汽车”的合资经营合同,这对造车近30年的长城汽车而言,是一种莫大的肯定。不同于造车“国家队”享有丰富的合作资源,民营车企的造车路相对而言更为艰辛,只能靠自己摸索前行。从20世纪80年代至今,百余家瞄准风口造燃油车的民营车企中,脱颖而出的只有长城汽车等为数不多的几家。

  相比国企,民营车企对市场反应更为灵敏,管理机制也相对灵活,这也导致三家民营车企在应对市场挑战下形成了不同的企业风格。其中,长城汽车的每一次战略抉择都展现出极强的决断力和执行力,既前瞻性地抢占市场先机,铸就了前期的高速发展;又能够意识到发展危机,大刀阔斧自我革命,锻造体系力穿越寒冬。

  长城汽车早已成为千亿级的民营车企巨头,站在2020年成立三十周年的节点上,长城汽车迎来了一场特殊庆生典礼,其董事长魏建军在其造车三十年感悟微电影中发出了生死自问:长城汽车挺得过明年吗?面对成为世界品牌的终极愿景,长城将如何再度启程?

  保定神车往事

  一个企业的基因往往在发展初期就已经决定,并且很大程度上和创始人有关。据说,长城汽车的掌舵人魏建军酷爱改装车,希望成为专业赛车手,其骨子里就有种敢于探险、勇于挑战的基因。1990年,保定市长城汽车工业公司陷入发展困境,高额负债达200万元,而年仅26岁的魏建军“冒险”地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也由此开启了30年的跌宕造车生涯。

  回望过去,摆脱亏损是长城汽车面临的第一次破局,也是长城汽车得以诞生的关键。当时,魏建军试图拓展汽车改装以外的新业务,尝试制造专用车和轿车,但由于市场、政策层面的多重原因,这两个都没有成为长城汽车的主业。

  1995年,魏建军在考察美国和东南亚等市场之后,瞄准了皮卡市场的潜力并果断采取行动,第二年就推出了首款皮卡迪尔,主打质优价廉的定位,长城汽车后续国内皮卡的领先地位由此奠定了基础。2001年,魏建军又做出了一项新决定——在皮卡的基础上打造SUV车型,同样长城汽车在第二年推出了首款车型赛弗,当年就进入了全国SUV市场前三名。

  在中国汽车工业发展初期,长城汽车尽管没有搭上轿车的班车,但突破性地找到了聚焦SUV和皮卡市场的特色路线。2011年,长城汽车正式推出哈弗H6,谁也没有想到这款车会成为累计85个月蝉联国内SUV销冠的神车,成为长城汽车最闪亮的一张名片。

  对于长城汽车多年来热销的原因,其部分经销商将原因总结为三点,第一是精准的车型定位,第二是产品持续地更新换代,第三是良好的服务口碑。高性价比的SUV虽然切入了市场空白地带,抢占了先机,但过硬的产品力和售后口碑才是其连续多年畅销的本质。

  魏建军曾表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和外资的合作受制于对方的技术。因此,长城汽车一直秉承这“过度研发投入”的理念,早从2000年开始,长城汽车就自己造发动机,2007年搭载自主研发的变速箱,在过去的三十年,长城汽车花重金打造了垂直供应国内链体系,这也使得如今其零部件板块的市场化打下了基础。

  凭借SUV和皮卡两大优势板块,长城汽车登陆资本市场也较为顺利:2003年底在香港上市,2011年回归A股,魏建军也曾在多个财富榜单中位居中国汽车首富。相比其他民营车企,长城汽车的营收也一度领先,2014年其营收为626亿元。凭借对技术的自主研发、产品线的丰富以及渠道规模的扩张,长城汽车打造了坚实的家底。

  中场锻造体系

  2016年对长城汽车而言是一个高光时刻,神车哈弗H6在这一年12月份销售8万辆,达到了月销巅峰,甚至超过了有些车企一年的销量水平。长城汽车的营收在这一年达到了986亿元,同比增长29.7%;净利润为106亿元,同比大幅增长30.92%。然而,高增速的背后,中国车市就要进入缓慢增长的新常态,自主车企倚仗的SUV即将退潮,寒冬就要来临。

相关文章

  • © 2019 明星八卦网 版权所有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