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雨绮:过河入林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16日 05:23:59   作者: 明星八卦网

关于张雨绮的人生命题,是一只危险动物,踏入娱乐圈的丛林,遇到障碍,不被规训,依然能活出自我的故事。

文| 三三

本能

张雨绮小姐的气味总比人先到。

在横店,每次她抵达《鬼吹灯》剧组,车门一开,一阵锐利的麝香味袭来,它们跟随着她,越过大门,飘进棚里。这种气味的进攻性太强,以至于搭档潘粤明在见到她一刹那,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是:「晕了,气味太浓了。」这是张雨绮喜欢的香水的味道,饱满,浓郁。剧组里的人,大可凭借气味判断她是不是来了,还在不在场。

气味是张雨绮的武器,她用一种原始而有效的方式,显示自己的存在。

拍《白鹿原》时,她23岁,和她搭戏的都是张丰毅、吴刚这样的演技派男演员,她没自信,不知道该如何用力,经验也不够。最后,她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在这个环境里走上三圈,像动物巡视自己的领地,留下味道。「然后这个场就压我身上了,不会特别惧怕对方,不知是不是一个很邪性的方法。」之后,每次有重要挑战,比如去一些大的场合、走红毯,或者拍重要的戏,她都会走上几圈,给自己一个暗示。

彰显存在感几乎是明星每时每刻的必修课,尤其是明星扎堆时。在《乘风破浪的姐姐》里,张雨绮一直在往观众眼睛里跳,就像杜华说的,「她太炸了」。《看电影》的主编阿郎觉得这是另一个动物世界,一处丛林,每个人的本质都藏不住,张雨绮在节目里像一只吸引人的豹子。危险,不容忽视,但又有一种对同类的强烈保护欲。

动物性,在有关张雨绮的描述里常常被提到。张雨绮自己也承认,多数时候,她确实是凭借一种动物的本能去生存。最初嗅到爱情的气味也是如此。初中时她开始不停收到情书,她并没有想要见其中哪一个,直到有一天,看到一封信说,你今天在哪儿等我,让你看看我是谁。她觉得这个男孩很酷,见面之后,对方非常大方地过来说送她回家。张雨绮不喜欢太矫情的表达,「动物最直接的感知方式是,我先看到你,你看到我,本性的东西有没有吸引,本能的反应。」她马上回答男孩:「可以。」

她需要很多孩子,也是一种本能,「就是很喜欢。」她发现家里两个孩子还不够。她喜欢热闹,喜欢有生活气,希望老了之后有很多子女,「我是奶奶、姥姥之类的,每天看到他们就很高兴。」

许多朋友在接受采访时都会提到她身上这种动物性的本能。十多年前,演员沈畅曾和张雨绮在北京同住,后来成了闺蜜。那时张雨绮被导演徐克从上海叫过来拍《女人不坏》,让沈畅印象最深的是,她们合租的出租屋桌上常常摆着水果,张雨绮出去一趟,回来饿了,会径直拿起桌上的水果,也不洗,「咔」地就吃上了。「她没有(洗)这个概念,她心很大,开阔自在,吃得下去。」

那时的徐克告诉张雨绮,要想在演戏上有点成就,得把自己投放到北京来,但张雨绮没有从上海搬走的想法。她更喜欢上海法租界旧址的梧桐,特别是没人的晚上,惊人的漂亮。北京没有这些。后来,有朋友带她去簋街吃小龙虾,文艺青年抱着吉他在路边唱歌,「我觉得哇噻怎么那么酷啊」。第二天醒来,她发现这里阳光充沛,那时候是冬天,她跑到楼下,买了一个煎饼果子,上海没有北方的煎饼果子,一下把她拉回到还在山东德州老家的时刻,那一刻,她立刻下定决心,「我要搬过来」。

迅猛,直接,这些是张雨绮靠本能做出的决定,后来,沈畅回想起张雨绮这些年的经历,出生在内地,香港拍戏,嫁过导演,也嫁过富商,有风光,也有女性会面临的烦恼……她觉得命运对张雨绮而言,就是那时她刚来北京时眼前的水果,不论面对的是什么,她都不过是拿起它们,一口吞下。

争夺

一个美貌又性感的女明星,踏入娱乐圈,首先会遭遇的,是一场关于她的美的定义和争夺。

影评人史航看过张雨绮很多的作品,「基本演的都是霸气女王和性感尤物。不管是女王还是尤物,往往颜值要占很大的一个比例,这是她的筹码,是她的资源,是她的力量所在。」

他总结了张雨绮在电影工业中被「榨取」的过程:周星驰在张雨绮身上要得到的,是女性的温柔,或者端庄;徐克最大限度地挖掘了她身上的女人味;王全安把她用得更淋漓尽致一点,有那种强烈的反抗性。但到陈凯歌的时候,在她身上体现的是命运,是无常,「能够让张雨绮这样的大美女体现出无常两个字,这样的角色概括性更强,穿透力更强,流传性更强。」

相关文章

  • © 2019 明星八卦网 版权所有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