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已名存实亡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4日 09:29:07   作者: 明星八卦网

自7月初日本宣布对韩国半导体制造原材料实施出口管制以来,韩日贸易摩擦不断升级。8月2日,日本宣布将韩国移出安全保障出口管理优惠国“白名单”。作为回应,8月12日,韩国政府也决定将日本从出口优惠国“白名单”中剔除。

韩日两国关系正处于1965年邦交正常化以来最差的时期,并正在从经贸领域蔓延到安保领域。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将在8月24日到期,而韩国方面已多次表示将会重新评估并视情废止这一协定。如果废止这一协定,意味着韩日军事合作的唯一“硕果”将荡然无存,对于美日韩军事同盟也是沉重的一击。

脆弱的韩日军事合作

2016年11月23日,韩国国防部长韩民求和日本驻韩大使长岭安政签署了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该协定是韩日两国二战后签署的首份军事合作协定,有效期为一年。如在当年8月24日前双方均无异议,协定将自动延长一年。任何一方均可在到期90天前通告对方作废协定。根据协定,韩日两国可直接共享包括朝鲜核和导弹项目等在内的军事情报。2016年至2018年,韩日两国依据《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直接共享了22件朝鲜核导情报。

客观地讲,该协定对于改变美日、美韩同盟独立运行的状态,逐步构建美日韩三边安全合作机制具有基础性作用。但从协定的具体法律条文规范和3年来的实际运用来看,受地缘政治环境影响和韩日两国信任缺失等因素影响,《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从签署之初就变数多多。

在《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签订过程中,日本始终非常积极,而韩国一直犹豫不决。一方面,韩国对日本的情报需求并不强烈;另一方面,由于历史原因和现实冲突,韩日军事合作在韩国国内存在着强大的反对力量。正是缘于此,2012年6月李明博政府在最后一刻被迫宣布放弃与日本签署协定。朴槿惠政府之所以能够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与日本仓促签署协定,很大程度上是朝鲜核导试验、韩国内政和美国敦促等多种因素促成,但协定并不能掩盖日韩之间的历史问题和现实争议。

协定签署以来,韩日两国根据协议交换的情报共22件,其中2016年1件、2017年19件、2018年2件。上述数据不难看出,除了朝鲜核导活动频繁的2017年,其他时期韩日的情报交换很少,这显然是受到了朝韩、朝美关系变化的影响,客观上也降低了协定对于韩国自身安全需求的重要性。

2018年12月22日,日本称韩国海军驱逐舰用火控雷达照射日本海上自卫队巡逻机长达数分钟。对此,日本强烈抗议,韩国国防部则矢口否认,双方各执一词。受日本巡逻机遭韩国驱逐舰火控雷达照射事件影响,韩日军事合作陷入停滞。今年6月1日,韩国国防部长郑景斗和日本防卫大臣岩屋毅在香格里拉对话会期间进行了首次会晤,但未达成任何协议。

韩国还计划8月下旬在日韩争议岛屿进行军事防御演习。据消息人士称,今年的演习方案将更具进攻性,演习时间或将与《军事情报保护协议》是否续签等问题挂钩。由于《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有效期仅为一年,所以是否如期延长协定就被视为韩日两国军事合作的晴雨表。

各方立场不尽相同

受日本经济报复影响,韩国民间反对续签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舆论占据了上风。8月6日,民调机构Realmeter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反对协定自动续期的受访者占47.7%,赞成的占比为39.3%。

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安全统一中心主任申范澈表示,“美国认为《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是韩美日三方安全合作的基础,可能会将拒绝延长《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国家视为破坏三国安全合作大局的国家”。如果韩日双方有一方提出撤销《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则可能需承担三国合作被削弱的责任。

韩国政府目前的态度较为谨慎。韩国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7月18日曾表示,“现在我们的态度是继续维持协定,不过根据情况我们也可能会重新考虑”。7月30日,韩国外长康京和在韩国国会外委会全会上被问及如何看待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到期续签问题时表示,政府正在观察各种情况,目前持自动续期的立场,有可能视事态进展考虑作废。8月2日,韩国青瓦台国家安保室第二次长金铉宗表示,韩国政府将“重新考虑与缺乏信任且有安全忧虑的国家共享军事情报的合理性,并将采取应对措施”。

韩国国防部正在从有效性和安保合作层面对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延长问题进行商榷。据悉,韩国国防部已就此进行过多次内部讨论,迄今为止续期意见占上风。韩国国防部发言人崔贤洙在例行记者会上称,韩日尚未就该协定进行交流,因为韩方立场未变,协定将自动顺延目前看来并无大碍,具体将在8月中旬决定。

相关文章

  • © 2019 明星八卦网 版权所有 | | 网站地图|